de | en | zh-hans | zh-hant

眾包——互聯網上的剝削行為

人工的人工智慧的誕生



 

Berlin, Germany  他們處理電腦不能完成的任務。數以百萬計的人參與眾包(crowdsourcing),從事著評價產品、試用測試版本軟體、審核網友發言和刪除色情內容等工作。在輕鬆兼職賺錢的背後,卻是一份廉價且無社會保障的職業。

今天,“懶惰的”家庭主婦們不再坐在縫紉機前,而是面對電腦從事計件付費的工作。 flickr/cc/Mike Licht

2001年,為解決一項長期以來一直存在的問題,美國國家航空暨太空總署(NASA)找到了一個在當時看來獨具一格的解決方法。該機構希望通過數量龐大的照片對火星表面進行測繪。機器並不能獨立勝任這一工作,而若要由該機構雇員採取人工分揀和辨認的方式完成任務,整個週期將持續數月。因此,NASA選擇了一種全新的服務外包方式——眾包。

在這項名為“ClickWorkers”的專案中,網路使用者——也就是“大眾(the crowd)”被分配任務,從NASA在互聯網上公開的照片中尋找並點擊隕石坑和其他有價值的資訊。網友的每一次點擊,都幫助了NASA的測繪工程。在此專案中被尊奉為“全民協助科研“的工作,到現在已發展成為一個規模龐大的商業模式。

在NASA的科研專案中,網友們提供的服務是免費的,然而借助眾包模式分配帶薪工作正變得越來越普遍。在各種眾包平臺上駐有數以百萬計的從業人員,他們與NASA專案中的志願者類似——負責解決電腦無法應對,但可以通過大量人工有效處理的工作。

將人作為電腦使用

最廣為人知的線上眾包平臺是由亞馬遜公司(Amazon)運營的“機械土耳其人(Mechanical Turk 或 mTurk)”。超過50萬名“員工”在該平臺註冊,他們主要來自美國和印度。

mTurk成立於亞馬遜將CD碟片添加到其產品線之初。該公司希望借助小額的經濟激勵手段招募網友為其工作,以檢查其網站上登載的CD專輯名稱是否正確,並審核專輯封面是否適合未成年人流覽。今天,其他企業也可以通過mTurk平臺招募網友來完成其指定的工作。這正是德國巴登符騰堡能源公司(EnBW AG)在將其顧客手寫的儀錶讀數錄入系統時所採取的方式,因為在分辨和解讀筆跡時,電腦常常出現問題。

自那之後,數以千計的類似平臺在全球各地出現,僅在德國就有近40個。據德國金屬行業工會(IG Metall)估計,共有約100萬人受雇於這樣的平臺。德國最大的眾包平臺名為Clickworker。在廣告中,其聲稱擁有70萬名隨時準備滿足客戶需求的員工,以及包括本田公司(Honda)和T-Mobile在內的大企業客戶。

上線,登錄,工作——但不簽合同

每當企業無法通過電腦找到解決方案,尤其是廉價的解決方案時,眾包就發揮了其作用。mTurk等平臺一般會以“微型任務(microtask)”的方式向線民分配工作。這些工作理論上可以由任何一個擁有電腦和網路連接的人完成。

過程非常簡單——線民只需進入眾包平臺,登錄後即可接受獨立的工作專案。平臺為每項完成的工作支付報酬。例如,每分辨一幅圖像是否適合未成年人流覽,參與者都將賺得2到5美分。大部分工作並非由一人獨立完成,而是由成千上萬不了解全局情況的眾包從業人員通過匿名合作的方式完成的,

依靠協作,眾多網友得以迅速和高效地完成工作,同時糾正他人的錯誤。人和電腦的職責發生了調換。通常情況下,電腦為人類解決問題,但在這裏,電腦則需要工作人員的協助。

人工的人工智慧

“機械土耳其人(Mechanical Turk)”這一名稱恰恰反映了這種對調。該名稱衍生自“土耳其行棋傀儡”——一種曾在18世紀轟動一時的所謂自動下棋機器。該機器由一個土耳其傳統裝束的假人、各式嵌齒輪和其他部件組裝而成。在實際對弈中,這臺“電腦”戰果甚豐,一種被廣泛認可的說法是,其曾經擊敗腓特烈大帝和拿破崙。

然而這臺早期電腦的秘密非常簡單——其內部藏著一個身材矮小且棋技高超的人。機械結構本身足以分散旁人的注意力,從而給人一種更為可信的錯覺。

亞馬遜選擇“機械土耳其人”作為名稱,正反應了這一平臺的本質——“人工的人工智慧”。整個系統都致力於隱藏眾包平臺本身,並將人工成果佯為電腦完成的工作推向市場。其工作環境也與原始的機械土耳其人類似。

“機械土耳其人”這一名稱強調了這種角色互換的現象。它派生自中世紀一種下棋機器。 flickr/cc/Michael Mandiberg

用一般條款代替勞動合同

眾包平臺的成功,並非通過勞資雙方平等地簽訂勞動合同而達成,而是建立在眾包平臺提供的“一般性的使用條款和條件”之上。這些條款通常會阻止勞動者獲得應有的權益和保障,以至於任何類似“醫療保險”或“工會代表”的辭彙都不會出現。

此外,雇傭者,在這裏被稱為“請求方”,經常可以單方面決定工作成果是否令人滿意,以及勞動者是否應獲得報酬。即使並未支付任何報酬,勞動的全部成果仍然歸“請求方”所有。這也為勞動欺詐行為提供了空間。而勞動者若希望在未來獲得更多工作機會,還需要依賴來自資方的回饋和評價。

平均時薪一至三美元

造成這一不穩定工作條款的主要推動力來自於大部分mTurk上從業人員時薪僅為一至三美元間的事實。只有非常有經驗的參與者,即所謂的Power Turker,才可以獲得高於法定最低工資的收入。因此,簡而言之,clickworker就是一份低薪且無社會保障的職業。會有人願意從事這樣的工作嗎?

社會階層的數位化重構

儘管很多男性也受雇成為了眾包行業的接包方,女性在眾包行業中的從業者比例仍大幅高於其在一般就業市場中的比例。經濟因素是絕大多數人參與眾包的決定性動機。線上社區管理者和turkernation.com論壇的活躍用戶克裏斯蒂·米蘭(Kirsty Milland)表示:“我是一名中年Turker、一名企業主、一名學生、一位母親和一個妻子。我依賴在mTurk上獲得的收入,以使我的家庭免於破產。”相當數量的從業人員現在已成為全職Turker——這意味著,完成那些細微的任務已同時成為了他們的職業和主要收入來源。

由於體能限制或各種形式的歧視,為數不少的勞動者在就業市場上遇到問題,而最終只得來到mTurk上工作。一位名叫卡萊(Carey)的從業者證實了這一點:“作為一名沒有從業經驗,具有移民背景,且懷有身孕的女性,我很少得到職業面試的邀請。這也正是為什麼我選擇在Mechanical Turk工作。我丈夫的收入相當可觀,而我賺的錢只夠糊口。”

計件付費和自宅辦公:回到未來?

數字時代經濟並不是非正式、不穩定和低薪計件付費職業大行其道的始作俑者。與之恰恰相反,眾包常使人聯想起資本主義萌芽時期最為常見的工作模式。類似的模式至今仍然在發展中國家非常普遍。最典型的例子就是紡織工業,女性在其中尤其受到剝削。她們在家中工作,收入與成品數掛鉤,同時仍不得不承擔照料家庭的重任,包括照顧子女和親屬等。

在家中工作滋生了很多人對於家庭主婦“懶惰”的偏見。他們認為,無論主婦在家中是做針線活還是在mTurk上參與眾包,都僅僅是為了打發時間,因此不配獲得任何可觀的報酬。而儘管這份乏味的工作收入微薄,很多從業者仍聲稱他們為能夠在mTurk的幫助下賺錢感到高興。來自美國密蘇裏州,育有五名子女的29歲女子克裏斯蒂娜(Christina)表示:“通過mTurk,我終於可以還清部分醫療開銷,以及數額越來越高的電費帳單。我每天工作8至10小時。每當家務和照顧孩子有任何空閒時,我就在mTurk上工作,有時候只為賺上10美元。”

眾包市場規模已翻倍

“人工的人工智慧”領域上的需求帶來了一個愈發全球化的勞動力分配體系,並創造了同樣分佈全球的線民階級。在mTurk,大部分從業者居住在美國和印度。而在德國眾包服務商Clickworker,從業者則均勻地分佈在德國各地區、其他歐洲國家、美國以及世界各地。

而眾包平臺也愈發欣欣向榮。業內統計數據顯示,眾包行業的營業額在去年一年內翻了一倍。

數字時代的組織和抵抗

通過其條款,各眾包平臺已成功建立起了一整套體系,以將其員工結構原子化。員工之間往往素未謀面,一些情況下甚至遠隔重洋。這對於勞動者聯合起來並為其自身利益發聲而言並非一件好事。然而“大眾”已經開始了自己的反擊。

在資訊技術平臺上進行的剝削一般都會帶來勞動者的不滿。這種不滿已經通過多種方式表達出來,包括一封寫給亞馬遜首席執行官傑夫·貝索斯(Jeff Bezos)的公開信,信中寫道:“我們是人,不是電腦演算法。”這些數字時代的勞動者要求獲得更多的認可和更好的工作條件。

即使看起來似乎如此,但電腦實際上並未承擔網路上全部重複性的和不具備創造性的工作。 flickr/cc/Alex

勞動者們正繼續在工會的支持下為法定權利和更高的薪資待遇而抗爭。網路論壇是建立勞方集體談判權的的一個重要起點。在那裏,從業者們可以溝通資訊和組織反抗。

Turkopticon: 數字時代的階級鬥爭工具

抵抗的另一個起點是技術。在各眾包平臺持續性地給予勞動者評價,創造員工間競爭和績效壓力的同時,市場上幾乎沒有針對分包者——也就是雇主的評價機制。

作為網路運動的一種形式,伊拉尼(Lilly C. Irani)和希博曼(M. Six Silberman)開發了Turkopticon——一款網站和流覽器插件。通過它,眾包的參與者可以對雇主進行評價,更可以就一些特定的低薪工作或在薪金支付上不合格的分包者向其他人發佈警告。

當一家眾包企業因收到過多的負面評價而受到回避,它將很可能因不能及時完成訂單而遭受巨額經濟損失。這至少意味著,一場數位化的罷工邁出了第一步。考慮到目前的狀況,這是一項相當可觀的成功。

諸多跡象顯示,眾包工作在未來會顯示出愈發重要的作用,但其仍然具有局限性。很多工作需要更為複雜精細的協調和合作,因此無法被分解為適合分包完成的小任務。而電腦技術也正在得到發展,以使之可以能夠勝任更多工作。這也使得市場上對於眾包工人的需求縮水。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電腦技術的發展往往是借由眾包完成的。為了提升圖像識別軟體的精度,數以千計的圖像樣本需要被歸類——這聽起來就是一項為mTurk量身打造的任務。不過,這種形式的數字剝削在可以預見的將來不可能消失,因為它很好地嵌入了21世紀數字資本主義的邏輯和需求鏈中。


Published February 2016
first publication (original article): Luxemburg - Gesellschaftsanalyse und linke Praxis




   WRITE YOUR PERSPECTIVE     TRANSLATE THIS ARTICLE 



other perspectives on this topic